冯根生 :你不得不佩服的老派生意经杭商常青树

http://www.willms.biz2008-04-14

    30多年前他是企业的“一把手”,到现在他依然是。而他所经历的这30多年时间是我们这个社会变化最为迅速的年代,他所在的企业是中国情况最为复杂和微妙的国有企业。

    作为“胡庆余堂”的关门弟子,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是杭州乃至这个国家历史上最为杰出的商人胡雪岩的“衣钵传人”。

  到今年,他从事中药业刚好满60年,1934年出生的他已经74岁了。

  他继承了杭商“戒欺”的古训。

  古老店训  VS 杭商商道   

  因为“杭商”的话题,冯根生接受了本报专访。

  “杭州是应该说一说杭商的,胡雪岩应该就是杭商最正宗的一个代表了。胡雪岩从十几岁起就开始创业在杭州。”坐在面前的这位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最为成功的企业家之一,说起“杭商”来兴致很高,声如洪钟。

  “杭州有这么多的老字号,就代表杭州历史上商业是非常发达的。”说到老字号,冯根生第一个提的就是“胡庆余堂”。

  作为胡庆余堂的嫡系弟子,胡庆余堂或者说胡雪岩的“店训”在深深地影响着冯根生,这也让他对胡雪岩格外的推崇。

  清朝同治年间,红顶商人胡雪岩在杭州吴山开了一家中药店――胡庆余堂。胡庆余堂的药堂挂着一块大匾,上面刻着胡雪岩手书的店训――“戒欺”两个大字。

  “胡庆余堂有一副对联:‘修合无人见,诚心有天知。’意思是说,虽然产品的配料加工一般人看不到,但胡庆余堂的诚心却有天知道,表明了胡庆余堂诚信自守的商业精神。”冯根生说。

  美国管理学家阿?德赫斯在《有生命的公司》一书中透露过一个秘密:在过去的20年里,《财富》杂志评选出的全球500强企业,平均寿命还不到50年,而那些存活下来的幸运者中,至少有45%每10年会遭遇一次毁灭性的打击。

  “只有像胡庆余堂那样恪守了经商道德的企业才能常青不衰。”冯根生对此现象做出了中式的一个解释。

    胡雪岩  VS  冯根生   

  有人观察到,冯根生像他胡庆余堂的“祖老板”胡雪岩。冯、胡渊源颇深。两人不仅“形似”,而且“智勇仁强”商人四德也有许多异曲同工之处,在经营谋略、政治视野和大局观等方面多有神似。

    浙商研究会执行会长杨轶清这样评价冯根生:就像一味成分复杂但疗效不错的中药,疗效稳定而持久。而冯根生自己说,如果把他比作一味中药,他还是当“甘草”吧。甘草这味药俗称“百搭”,虽不贵重,却能和许多药材配伍,多少方剂里都少不得它。

  从进胡庆余堂做学徒开始,冯根生的一生跨越了两个朝代,几乎经历了中国近代所有的运动。如此,解放前是童工,文革时当过“走资派”,现在任董事长的,全中国可以说是绝无仅有。新中国建国59年,改革开放30年,他既是一个实践者,也是一个见证人。从中国旧社会的企业到新中国的私营改国营,再到公私合营,他经历了种种的变革。

  冯根生将一个只有37万元资产的“破庙作坊”,发展成为浙江省最大的工业企业之一、浙江省创利大户。1996年兼并面临倒闭的胡庆余堂,兼并后短短5个月,胡庆余堂就止住了多年的下滑势头,第二年便开始扭亏为盈,销售回笼达1亿元,创利税1100多万元。

  中国企业界常常存在着一些仅仅需要时间就能证明的悬念。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中国的保健品市场出现了太多叱咤风云的人物和品牌:吴炳新和“三株”、姜伟和“飞龙”、骆辉和“太阳神”、重新站起之前的史玉柱和“巨人”……不到十年,都败在了时间这个敌人手下。

  青春宝在过去的20多年里,同样经历了沉浮跌荡,它创造过让人惊叹的市场奇迹,也遭遇过近乎窒息的效益低谷。然而,历经时间的洗礼,近年来,青春宝的销售出现了稳健的增长,目前已占到浙江保健品市场份额的1/3。

  江南药王的生意经   VS   WTO的游戏规则

  14岁的冯根生进入“江南药王”胡庆余堂当个小小学徒的时候,绝对没有想到48年后,他会以一个国营小厂发展起来的庞大集团收购自己出身的店铺,执掌百年老店的一个新生命。

  那时候的他,只想着潜心学习本领,继承国药这一门学问,这是一个小小学徒最踏实的心态,但是也是高远理想实现的基础,就在这里,冯根生说他学到了让他获益一辈子的生意经。

  60年后,端坐在宽大的扶手椅里的冯根生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曾经有一个留美经济学博士,带着先进的理念和学问来到青春宝,激情洋溢地向冯根生“指点江山”,盛言如今已是WTO时代,市场风云变幻,要生存下来,必须懂得游戏规则云云。言论极其漂亮,附带不少崭新名词,言罢得意洋洋。

  冯根生没有多言,只淡淡问了一句:“到底什么才是‘游戏规则’呢?”博士闻言,面红语塞。

  冯根生对他说:“我在胡庆余堂学到的生意经的规矩有六条,第一戒欺,第二诚信,第三不得以次充好,第四是不得以假乱真,第五童叟无欺,第六真不二价。这就是我理解的游戏规则。”经济学博士连连点头称是。

  国企的高龄保姆  VS   中国的常青树

  在冯根生的人生词典里,“戒欺”占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他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说,“戒欺”就是他的“圣经”,这也让冯根生的一生受益匪浅。

  1988年全国评出的首届20名优秀企业家,只有冯根生和青岛的汪海两个人还在企业一线“痛并快乐着”。从某种意义上说,冯根生“活下来”比鲁冠球要难得多,因为冯是老国企的当家人,国企很重的甚至一定程度上相矛盾的目标和任务,让人无所适从。

  说冯根生狂,说冯根生傲,说冯根生是台风吹不倒、地震压不垮的“不倒翁”,是企业界的“常青树”。冯根生却说,在常青树的背后,自己流了多少汗水和眼泪,吃了多少苦,花了多少心血,又有谁能体会和理解。

  “1972年7月1日我刚被宣布任命为杭州中药二厂(中国青春宝集团有限公司前身)厂长,不到2个小时,就给我‘挂牌’,说我是‘走资派’,要接受批斗。我说,我走都没有走,怎么变‘走资派’了。但是就当时的情况有这样一句话:谁家的工厂在冒烟,谁家的‘走资派’还在走。”

  74岁的冯根生已经超期服役多年。“我都可以退休两个轮回了。”他说,“30多年前我当厂长,实际上就是保姆,这个婴儿是先天不足的,因为国家又不可能给你钱,我省吃俭用把这个婴儿带大,现在长大成人了,赚了很多钱,我还是保姆。我当时说,我愿意终身当这个保姆,哪一天东家(国家)和我说,你这个保姆可以回去休息了,我就非常高兴地离开这个保姆的岗位。因为我实在太累了,希望留一点时间给自己。”

  “这一辈子影响我最深的是祖母,祖母很疼爱我,对我的教育也很严。我去当学徒的那天,78岁的祖母一直送我到胡庆余堂门口。她说,家里实在太穷,但穷要穷得有志气。当有出息的那一天,你要多做积德的事情,不做缺德的事情。要尊敬师傅,一定要记牢‘规规矩矩做人,认认真真做事’。这句话,我用了一辈子。”

    冯根生语录

  ●“红头文件”上是有规定,可这“红头文件”还是50年代发的,50年代的“红头文件”,怎么能原封不动地套到80年代的经营上呢?我们不能让50年代的“红头文件”困死,时代在发展,“红头文件”上的某些规定,也有过时的时候。不然,为什么党中央要提出搞国营企业的改革呢?

  ●你们现在叫我去兼并胡庆余堂,就好比一场40分钟的篮球赛,我已经打了39分钟,赢了许多球。我已经63岁了。这时候,裁判叫停,说请你换到输球的另一队去打,而且,只准赢,不准输。

  ●内部持股就是把企业的一部分股份转让给企业员工,让员工从单一的打工者变成既是打工者、又是股东,让他们真正与企业生死与共,成为企业资本的主人。这是党的十五大召开后,企业在本世纪的最后一次机遇,这让我十分激动;可是,按董事会的决定,我这个总裁起码应该认购2%的股份,也就是300万元,买不起,这又让我十分难堪。

  ●我已经很满足了。从1972年至1999年我个人的贡献是2.8亿,量是量了,化是化不了的。但这对我是个安慰,对所有的企业家是个安慰,至少体现了企业家的价值。

    冯根生的七次“出头鸟”

  第一次是1978年。青春宝抗衰老片虽通过药理检验,但由于相关部门从中作梗,始终未能获得生产批文。冯根生怕错过药品推出最佳时间,毅然决定先投产外销。这在当时无疑是个大不敬的决定,冯根生和青春宝都是命悬一线,随时可能“下课”。

  第二次是1984年,冯根生向旧体制发出挑战,在全国还没有实行厂长负责制时,率先在全国试行干部聘任制,全厂员工实行劳动合同制。第一个打破“铁饭碗”、“铁交椅”、“铁工资”。同时打破传统的医药企业供销模式,凭自己的努力,消解了二级站的发难,建立了企业自身完整的供销队伍。

  第三次是1991年,面对名目繁多的对国有企业厂长的考试,冯根生率先“罢考”,引发一轮轩然大波。最后,在《人民日报》等强势媒体的推波助澜下,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一股“为企业领导人松绑”的大讨论。

  第四次是1992年,青春宝受困于机制,发展缓慢。为求一个好机制,冯根生与泰国正大集团合资,并让外方控股。但与当时大多数合资不同,冯根生独辟蹊径采取了母体保护法,保留品牌,总资产重新评估,只将其核心部分与对方合资。此举既有利于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又为企业发展赢得了机会。

  第五次是1996年,冯根生在胡庆余堂濒临倒闭、负债近亿元的情况下,没有看着这块金字招牌关门倒灶,而是毅然接手。儿子兼并老子,一时传为美谈。

  第六次是1998年,青春宝改制,实现“工者有其股”,冯根生作为经营层,必须持有2%的股份,折合成人民币是300万元。但以冯根生的收入根本买不起,这就引发了著名的“冯根生难题”。为了改革成功,冯根生一咬牙,向银行贷款270万元,再加上家庭所有的积蓄30万元,买下了股份,使改制工作得以顺利进行。

  第七次是2000年,冯根生再次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企业家的贡献有多大?身价几何?冯根生要“量化”一下。浙江浙经资产评估事务所会同全国的专家最后做出评定:1972年至1999年,冯根生的贡献价值是2.8亿人民币,利润贡献价值是1.2亿,其管理要素对效益的综合贡献率是15%-20%之间,现阶段是18%。

联系我们

电话:0571-89766001 #邮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莫干山路77号金汇大厦浙江省企业信用促进会 #邮编:310005
香港管家网站之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