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建设引来名牌无数信用温州四年成绩斐然

http://www.willms.biz2006-08-16

      2002年8月8日,温州市第一个诚信日。从这一天起,通过4年不懈努力,温州市信用体系建设出现政府公信力明显提升,企业信用竞争力不断增强,社会信用度日益提高等三大可喜变化―――信用温州,四年“成绩单”  
  推进“三个温州”建设,加强信用建设既是内涵又是保障。信用建设是发展“活力温州”的重要前提;信用建设是提升“实力温州”的客观要求;信用建设是构建“和谐温州”的题中之义。信用缺失是社会和谐的最大缺失,也是最危险的缺失。要构建“和谐温州”,就必须把信用建设作为重要内容来抓,促使广大干部群众言必信、诺必践、行必果,努力夯实“和谐温州”的信用基础。―――温州市委书记王建满  
  
  提起诚信,温州人曾有过刻骨铭心的经历,企业界人士更有着切肤之痛。从当年“血的教训”,到如今现代信用意识的觉醒,并全力以赴推进“信用温州”建设,温州企业经历了信用缺失的痛苦和重建信用的艰辛。  
  97.6%的市民支持信用建设  
  近日,温州市统计局公布了今年6月份以来开展的“信用温州”创建情况调查报告,这次调查收回有效问卷1500份,真实反映了社会各界对“信用温州”创建工作的所思、所想、所盼。调查数据显示,市民对建设“信用温州”的支持率高达97.6%,93%的被调查者认为政府部门工作人员的服务意识和工作效率明显好转,90%以上的人认为温州市名优产品的质量很好或较好。按照国际上通行的贷款质量五级分类,温州金融机构不良资产比例只占1.7%,是全国所有城市中较低的。  
  调查结果显示,经过四年努力,温州市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进展顺利,呈现出政府公信力明显提升、企业信用竞争力不断增强、社会信用度日益提高等三大可喜变化。但报告中也指出,近年来温州市还有500多家失信企业被记录在案。  
  在每年的“诚信日”,温州市统计局都会出台这样一个调查报告,但报告所反映的问题每年都在减少,这是一个可喜的变化。改革开放以来,我市从一个很不起眼的中小城市,一跃成为天下闻名的民营经济发达地区,温州人对“没有信用,就没有市场,没有财富”的认识尤为深刻。然而,当一些企业为追逐利润四处奔忙时,似乎总会忘记市场的信用游戏准则,当问题暴露出来时,才意识到“信用”的弥足珍贵。毋庸讳言,近年来,我市一些低、小、散的制造业生产商,竞相压价导致行业陷入恶性竞争的现象屡见不鲜,已经给我市的信用建设敲响了警钟。  
  长期关注温州市信用建设的国务院研究室综合司司长陈文玲曾指出,温州在新一轮的经济发展中存在着一些制约因素,比如产业结构存在缺陷,技术创新难以突破区域内产业发展的整体水平;单靠传统信用关系建立起来的民间金融,始终隐含着较大的信用风险等等,“要突破这些制约因素的主要途径之一,就是要尽快建立健全现代社会信用体系。”去年9月份出台的《温州市现代社会信用体系规划方案》,把失信惩戒列为社会信用体系中最重要的“部件”之一,将采取经济和道德手段并用的方式,大幅度提高失信的成本,把有严重经济失信行为的企业和个人从市场的主流中剔除出去。目前,我市企业信用信息交换系统已正式启用,市信用办正着手出台打击失信行为的联席制度。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市将从制度上形成“一处失信,处处失信;事事守信,路路畅通”的良好社会信用氛围。  
  “老赖”将无处遁形  
  “中国企业信用论坛―――走进温州”大型活动正式拉开帷幕,这是温州市在推进企业信用建设史上一次规模空前的盛会,国家相关部委领导、著名信用专家学者齐聚一堂,就企业信用体系建设等系列问题进行深入研讨和经验交流。其间,温州市还将正式启用温州市企业信用信息交换系统,这标志着温州市企业信用体系向制度化建设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今后,在温州的企业只要有一处不守信的记录,就会处处受阻,因此而付出代价。”据温州市信用信息中心副主任卢金淼介绍,我市已有工商、质监、国税、地税、社保、海关、人民银行、公安、药监等13个部门采集的企业信用信息内容纳入了该系统,入库的企业已达9.4万家。借助这个信息平台,只要输入想查询的企业名称,有关该企业工商税收登记、海关信誉度、奖惩记录,甚至银行借还贷情况等,都将一览无遗,有关部门以此更加全面、客观、准确地评定企业诚信度,从而在项目审批等方面做出优惠或严格限制等措施。  
  早在今年6月底,上海、江苏、浙江三地信用主管部门就在上海举行的“信用长三角”高层研讨会上,点击开通了“信用长三角”信息共享平台。温州市企业信用信息交换系统正式启动后,将逐渐融入“信用长三角”建设,这意味着赖帐、欠债不还、偷漏税等各种企业不良信用信息,在不久的将来可在长三角实现异地查询。  
  “通过这个信息共享平台,有关职能部门将加大对失信行为的惩处力度,努力营造一事失信,事事受阻的企业信用氛围,推进信用温州向更深层次发展。”卢金淼这样解释。  
  守信是守信者的通行证,失信是失信者的墓志铭。曾经有过信用缺失沉痛教训的温州人,每逢“诚信日”,自然不会忘记1987年8月8日杭州武林门广场火烧温州鞋的耻辱一幕。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较长的一段时间内,假冒伪劣商品几乎成了温州的代名词。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开始,饱受市场和信誉双重打击的温州人,开始迈上了艰难的信用重建道路。1993年下半年,我市提出了“质量立市、品牌兴业”的战略选择;2002年,市人大常委会作出决议,确定每年的8月8日为温州“诚信日”,而这一天,正是当年温州劣质鞋在杭州武林门广场被一把大火烧毁的日子。从当年的“诚实守信”到今年的“企业信用”,随着“诚信日”主题的层层推进,越来越多的温州人逐渐深刻意识到,企业产品质量低劣,信用缺失,就会演变为温州整个区域的整体失信。  
  信用建设引来名牌无数  
  今年8月3日,国家质监总局公布了中国名牌初选名单。我市又有7个新增的产品,11个到期复评的产品进入了初选名单。如果18个产品顺利通过公示期,温州市的中国名牌产品总数有望达到32个。这是一份令人欣慰的“成绩单”。  
  据温州市质监局有关统计数据显示,去年我市新增中国名牌产品9个,提前两年完成后三年的目标,目前已有中国名牌产品25个,中国驰名商标15只、国家免检产品82个,众多行业的市场占有率都位居全国前茅。与此同时,“中国鞋都”、“中国电器之都”、“中国塑编之都”等30个“国”字号产业基地,已经成为“品牌温州”的一张张金名片。  
  往事不堪回首。有人说,温州企业的品牌尤其是鞋业品牌是在大火的焚烧中成熟长大的。1987年8月8日,杭州武林门广场的一把大火,烧出了温州鞋的国内品牌;1990年俄罗斯的那把火,把温州鞋烧到了国际市场;2004年发生在西班牙的焚毁温州鞋商仓库和货车事件,则再次提醒温州鞋商要尽快转型,走出因低价而引火烧身的怪圈。康奈集团副总裁周津淼深有感触地说:“我们还没有世界知名品牌,这是中国鞋在国际竞争中的最大困难,而没有品牌,也必然会出现类似西班牙的排斥行动。”  
  这些年来,温州市几任主要领导在各种场合都表达过这样一个观点:推动温州经济社会发展的切入点很多,但是近十几年来,最重要的是重建温州信用。历史上,温州产品曾因失去信誉而导致信用缺失,阻碍民营经济的继续发展,因此,创建企业名牌商品就成了温州重建信誉的一条必然之路。  
  如今,面临更加激烈的国内和国际市场竞争,如何使温州彻底走出昔日“诚信危机”的阴影,打造国际市场的“信用名片”,已成为摆在政府和企业面前的一项新课题。去年9月,市委、市政府进一步明确了产业品牌发展目标,就是奋斗三年,争取获得中国名牌、中国驰名商标40个以上。经过5至15年的努力,力争在工业、农业和服务业中培育2-3个世界名牌,引导广大企业采用国外先进标准和国际标准,加强与国际知名企业的品牌与技术合作,努力向国际性品牌进军。  
  好消息接踵而来。去年以来,正泰集团与美国通用公司合作,打造国际性电气制造基地;奥康集团与世界鞋业巨头意大利GEOX公司全面合作,联手打造国际品牌生产基地;金狮啤酒与比利时英博啤酒集团合资合作……  
  “品牌既是企业的生命线,也是一个城市的‘金名片’,是一个城市形象、个性、素质、风格和实力的集中表现。一个城市的知名品牌,就是这个城市形象的一个直接体现,就是这个城市精神的生动诠释。品牌是有净化力、有创造力、有扩张力的。品牌象征着财富,标志着品质,积淀着文化。品牌是企业的灵魂,是产业的基石,是城市的精华。我们坚持将品牌战略进行到底,提升城市功能和国际影响力,使温州成为一个‘品牌强市’。”这是温州市委书记王建满接受《人民日报》记者采访时所说的一段话,掷地有声。  
  信用第一镇的“零不良”记录  
  伴随着品牌创建的更艰巨的任务,是社会信用体系的重建。提起信用建设,不得不提有着“中国信用第一镇”之称的平阳县萧江镇。平阳县萧江镇闻名全国,是因为萧江的塑编业,萧江塑编业的发展得益于萧江的信用建设。2003年,该镇被中国市场学会信用工作委员会??研镇以来,这个只有几万人口的乡镇信用建设引起了世人广泛的关注,至今已保持了十多年的零欠税、零不良贷款和公用事业部门零欠费记录。  
  建镇于1985年的萧江镇,改革开放初期人均收入不足100元。1978年,萧江人从开启第一台自制的编织机起,就始终坚守信用美德,在银行贷款、订货合同以及传统道德中,处处讲究诚信厚道,从而在变幻莫测的市场风雨洗礼中经受住了考验,塑编行业多年来均跻身该县的三大支柱行业之一。  
  温州是人情味比较浓的社会,过去往往以人情关系代替“信用”关系,萧江镇亦不例外。但仅靠建立在自律基础上的传统信用,无疑存在着较大的市场风险。如今,该镇在信用建设方面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建立每一家企业的信用身份证,即企业的信用等级证书。全镇所有产值500万元以上的企业,都委托温州信用中心等中介机构进行评定,找出不足和差距,做到每年都有进步和发展。尽管如此,为杜绝信用不良偶尔事件的发生,该镇还建立了萧江信用投诉中心,使之与市信用投诉中心联网,接受社会各界对各种反信用行为的投诉。  
  萧江镇的信用试点建设工作,实际上就是我市从传统信用向现代信用进行转变的一个缩影。从2002年开始,我市在“信用温州”建设过程中,由政府带头,不断建立和完善信用制度,行业协会、商会和企业积极参与,全市从上至下发起了一场民间基础深厚的“诚信运动”。“诚信”两字值千金,不仅仅是一种理念,已作为一项自觉行为深入大大小小的企业。  
  南存辉说过一句话:诚信就是定单。有一次,即将出口的一批产品中,复检时发现一台产品外观色泽不一致,南存辉当即决定将这批货全部返工重检。重检后为了赶交货时间,他又决定改海运为空运,为此多花了80多万元的运费。重视质量,讲究信用,这样的例子在我市企业界数不胜数。  
  据悉,目前温州80%以上的企业已经具备自己的质量计量和检测手段,有1400多个产品获得了安全认证或者合格认证,有700多家企业通过ISO9000质量体系认证。
  信用温州明日不稀缺  
  日前,从省信用办传来消息,浙江省将研究出台《企业信用服务机构管理办法》,组建全省信用服务行业。根据相关政策,政府部门今后要在政府采购、招投标、评优评先等活动中率先使用信用报告,把信用报告作为评选的重要参考依据,以此进一步推动现代社会信用体系的建设。  
  “温州人在经商过程中,很大程度上是依靠血缘、族缘、地缘和情缘等建立起来的信用关系,并结成牢固的商业纽带。”《跨越--温州从传统信用迈向现代信用》作者之一陈文玲说,这种传统的信用关系,是温州走向品牌国际化道路的障碍之一。温州应该围绕政府、企业和个人三大信用主体,加快建设以道德为支撑、产权为基础、法律为保障的社会信用制度,促进经济社会的健康持续发展。  
  陈文玲认为,根据西方发达国家的经验,人均GDP超过2000美元的市场经济型国家,都将进入“信用经济时代”。温州人均GDP虽然已越过这道“门槛”,但离“信用经济时代”还有一段长长的路要走。其中,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这些年来,我市大力加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有力地改变和重塑了温州形象,但仍存在一定程度上的社会信用缺失现象,诸如买卖双方不信守合同,企业间相互拖欠货款等等。  
  利益的得损只在一时,信誉的存毁却是一世。曾因信用问题遭遇过挫折的温州人,如今比任何时候都更加珍惜来之不易的城市整体信誉。市统计局城市调查队在调查中发现,有78%的被调查者认为,在当今社会“做老实人、说老实话、办老实事”是可行的,绝大多数人认为创建“信用温州”能够改善投资环境,提高温州城市美誉度,促进温州经济的快速发展。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何怀宏曾说过:“诚信大概是今天中国最紧缺的一种公共物品!”但愿在不久的将来,温州将不会稀缺这种公共物品。来源:温州都市报

联系我们

电话:0571-89766001 #邮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莫干山路77号金汇大厦浙江省企业信用促进会 #邮编:310005
香港管家网站之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