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出189万高价 竞买人只付了45万元

http://www.willms.biz2006-08-31

拍卖公司追讨百万欠款 却为何得不到法院支持

中院述评

上一周,专利侵权纠纷最多,占了一半以上。其中一位当事人一连串状告了桐庐的9家制笔企业,称这些企业侵害了他所拥有的相关外观设计的专利。法律服务是现代服务业很重要的一块内容,上周浙江一家律师事务所被告上法庭(二审),最近几个月以来,此类案件已发生多起。

广诚拍卖公司(浙江广诚拍卖有限责任公司)将建德的一处房产及机器设备拍出189万余元的成交价,但买受人思远公司(杭州思远搪瓷有限公司)支付了45万元后却并没有支付近145万元余款。

广诚拍卖公司于是向法院起诉追讨余款。杭州市中级法院最近作出的判决驳回了广诚拍卖公司的诉请,认为其无权追讨。

那么,拍卖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法院又为何如此认定?

百万拍卖款尚未付清

2002年11月13日,广诚拍卖公司接受中国某银行建德市支行(下称建德某银行)的委托,对原建德市花岗石总厂所拥有的坐落于建德市洋溪街道花山上的房产及机器设备进行公开拍卖。

经过几轮竞价,思远公司最终以1893703.56元的高价成交,并当场签订了拍卖成交确认书。随后,思远公司支付了拍卖款45万元。

但剩下的1443703.56元,思远公司并没有按成交确认书规定的期限把钱款付掉。

广诚拍卖公司于是将思远公司告上法庭,要求法院判决后者支付这笔余款。

拍卖款还有折抵协议?

此前,记者就相关问题采访思远公司代理律师,被对方以事务繁忙为由婉拒。

但记者从相关渠道获悉,思远公司对此还有新的说法。

在庭审中,思远公司介绍,1999年,建德某银行与建德市新富装饰材料厂(下称新富厂,原为建德市花岗石总厂)签订抵押借款合同一份,下称新富厂未归还,建德某银行提起诉讼,后达成调解协议,新富厂将房地产及设备折抵给建德某银行。

2001年,建德某银行与思远公司商议,由该行将上述抵押资产转让给后者。同年12月3日,双方还签订了一份协议书,约定由该行将新富厂的抵债过户给思远公司,思远公司则负责办理出让土地使用权证及新房产证,所有的费用均由思远公司垫付,在该资产拍卖后,再由建德某银行归还思远公司,该协议还约定不可预见费用为5万元,也由该行返还思远公司。

2002年3月,思远公司向建德市国土资源局就上述土地的土地使用权出让签定协议,并办理了契证和国有土地使用证,并缴纳了出让金1026584.58元(尚欠建德市国土资源局34203.42元)和契税31814.64元。2002年11月,建德某银行委托广诚拍卖公司拍卖新富厂的抵债资产。思远公司经过竞买以1893703.56元成交。

庭审中,原、被告双方对拍卖后,思远公司已支付拍卖款45万元没有异议。

由于,广诚拍卖公司是受建德某银行委托进行这一抵押资产的拍卖的,思远公司拿出了与建德某银行的协议。思远公司指出,双方约定的1893703.56元减去思远公司垫付的出让金1026584.56元、契税31814.64元和思远公司所花的不可预见的费用5万元,即实际应支付的拍卖款为751400.92万元。除去已支付的45万元,思远公司还应支付的款项不过301400.92元。

在这一过程中,思远公司还特别向法院强调指出,新富厂的资产建德某银行无权委托进行拍卖。因为,根据思远公司与该行达成的协议规定,新富厂的资产已经归思远公司所有,且思远公司将上述土地办理了契证和国有土地使用证,其使用权已经属于思远公司。

联系我们

电话:0571-89766001 #邮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莫干山路77号金汇大厦浙江省企业信用促进会 #邮编:310005
香港管家网站之六